橘小姐去做家务

你好。爸爸,前面是写给你的。你总让我死心和离开。往前走。但是我死拉着你不放,是因为和幸福相比,和你一起的幸福相比。其他都是杀掉我吧。你说我死心了吗。还没有。你说我有希望吗,也有。但是等待永远到不来的事情,我自身多努力都是无能为力的,可能这个悬崖。本身就在一天一天增高吧。

但都只有你想的时候才有机会吧,你想要做爱的时候才是我的脸该出现的时候。我可能要永远见不到了。午安。

很抱歉妈妈我花了你的钱买了一条有些过于奢侈的裙子,我还没有穿过,我在米兰试了试,很好看的少女裙,但是线头很多。打折也不多。这次也许一辈子不会穿了。我一直在花你的钱。磨灭你的希望,也很抱歉。我爸也是。

然而你们还是放纵我自己出门玩,把鸟当做我的新朋友。让我一个人去外面发呆。也并没有太管束我。我也可以买一些衣服美一点。虽然知道自己不好看。

我的很多老朋友,劝我赶紧毕业,很开心你们都关心我,可是我精力大半都在劝自己活下去、活得像个正常人一样,那些正常的渴望、能够有钱、能够去玩。他们对活着来说太过遥远了,很抱歉都做不到。

最近半年九个月一直陪我的朋友们。一直给你们发求生信号,陪我这种黑洞一样的人。一定很辛苦吧。被我拉在身边天天陪我的,最辛苦的那位,我以自己的想法要求你。一直以来都很抱歉。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去结伴出行。只好定下一个又一个不靠谱的约定。很抱歉。

我没有能力负担,我也很想负担,我想放弃第二次。但对于这么自我为中心的人来说,我真的能照顾好任何其他的人吗?

我的价值观也逐渐受到摧残,大部分人都和我对自由和平的理解不同,并且他们并不允许持其他意见者发声。我大部分时间只和你说这些讨论,因为别人说的都不对呢。我讨厌践踏权利的事情,所以对这种事情的容忍,也让我无希望不已。你那边也要处理和别人的关系。我一度以为自己很委屈,但也不是这么简单。

这些关系里,如果抽离掉我的存在,大家就都能过上正常的生活,只是辛苦了我的家人,你们像想姥姥一样想我就可以。我可能不是那么善良,但是,也是背负不动了。


我们天上见。


但也不要太担心,我没有想到任何一个方法能干净利索地离开。那就苟且拖着吧。能看到这篇的有缘人,请勿切不要告诉我爸妈,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徒增烦恼。非常、非常感谢。

我很喜欢拍出来的人。


因为这几年的胆小和怯懦,开始不敢与人共事,别人很厉害,开朗又入世。里的人不一样。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受惊的表情。


那天我下午去三院,在南站见了同学,喝着他那里来的星巴克。他在西雅图给亚马逊工作。


姨,你也去年就结婚了呀。


多好。

今年最后一次飞行,第一程,MXP-VIE

两大湖波光粼粼,飞机上的人忍不住拍照。

-

我的位置向太阳,只能咪眼一瞥。

Milano, Linate Airport Bus, Linea 73. 1-feb-2015, Night.